柳聘人才网(www.liupin.com)是柳州市独家大型人才招聘网站,为企业及求职者提供网上招聘,现场招聘,人才搜索,网上求职等服务,人才信息和招聘职位信息量大,服务范围覆盖柳州地区,招聘效果佳,安全有保障。

柳聘人才网H5
柳聘人才网H5
柳聘人才网APP
柳聘人才网APP
柳聘人才网微信小程序
柳聘人才网微信小程序
柳聘人才网微信公众号
关注柳聘人才网微信公众号
手机访问
用户登录免费注册
欢迎访问柳聘人才网! {{userInfo.nickname}}
我的投递
账号设置
去企业版
注销登录
简历
我的简历
预览简历
刷新简历
消息({{view.message_count}})
欢迎访问柳聘人才网! {{userInfo.nickname}}
我的招聘
账号设置
去个人版
注销登录
职位
发布职位
我的发布
消息({{view.message_count}})
首页
职场新闻
破除“加班”企业左右为难

破除“加班”企业左右为难

文章来源:柳聘人才网
2021-07-27
101

   破除“加班”企业左右为难

  近来,腾讯、快手、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公司纷纷取消大小周,猛踩加班刹车。但令人惊讶的是,这一举动却遭到了部分互联网员工的反对。“大小周”是互联网行业中极为常见的一种员工休息制度,是指一个星期单休,再下个星期双休,如此循环。


      现象:多家互联网公司取消大小周

  步入7月,每天奔波往返于上地西路和月坛南街的于晓终于能在周末松口气。“快半年了,总算周末能踏实在家待上两天,陪陪孩子,调整一下。”于晓说,大部分行业理所当然的周末双休,曾是她羡慕的“奢侈”。“特别是‘大周’那一星期会非常累,周六如果加班到大半夜,周日一天根本缓不过来,周一就又要投入下一轮‘打鸡血’状态。”

  在周末加班这件事上,互联网公司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。7月9日,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在内部宣布,将从8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,对此,字节跳动官方回复称“属实”。据悉,字节跳动人力与管理部对内宣布,将于8月1日起取消隔周周日工作的安排,有加班需求的团队和个人,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。

  更早踩下加班刹车的是腾讯和快手。7月1日起,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,员工按需加班,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。该消息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第一。快手在内部信中称,自今年1月正式实施“聚焦日”规则(即每个隔周的周日为加班日)以来,经过6个月的试行,经过思考和斟酌,公司决定自7月1日起取消“聚焦日”,恢复各部门、各项目按需加班的原有规则。

  6月14日起,腾讯旗下光子工作室群宣布实行新的加班机制,设立周三健康日,要求员工在健康日18点准时下班,其余工作日不晚于9时离开办公区域。周末休息日保证双休,如进入攻坚阶段已报备的项目,需发送邮件阐明周六加班理由,严禁周末休息日两天连续加班。


  热议:员工对加班态度不同

  取消大小周,谁在支持?谁在反对?记者调查发现,是否支持取消“996”和“大小周”,对很多互联网公司员工来说不单单是工作模式问题,还牵涉到薪酬收入、婚姻状态、年龄大小等多方面因素。

  “如果加班的话,需要向领导报备,同意后周六周日加班能拿双薪。”一位加入字节跳动的前媒体人小宇告诉记者,如果取消大小周,自己每年损失的收入接近8万元,有些同事每年收入损失甚至能超出10万元。“加两天班就能抵消掉我在回龙观一个月的房租,我为什么不加?取消大小周后公司又会拿什么来弥补我的总薪酬呢?”

  刚入职没多久的李鑫更是因快手取消大小周而心有怨言:“我来互联网大公司就是为了赚钱的,也做好了高强度工作的准备。在家休两天玩玩游戏睡睡觉日子也就过去了,但学区房的首付还等着我去攒。”公开资料显示,对于“聚焦日”,快手员工可兑换调休假或可按季度在加班系统中选择结算加班费,单日加班费等于加班发生月日工资的两倍。

  但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对整治大小周深表赞同。“长期996的工作模式,让我的休息日几乎只有报复性昏睡和吃外卖刷剧,生活幸福感很低。”今年27岁的美团员工小杨对记者表示,加班常态化的最大伤害不是钱没给够,而是会彻底摧毁人的健康,让人感觉是透支生命来满足企业的超速运转。“每次看到互联网高薪员工猝死的新闻,我都提醒自己,无论如何,生理和心理健康是最重要的。”


  思考:强制加班谁受益

  最先在互联网行业实行的“996”“大小周”工作制如今已悄然蔓延至更多“隐秘的角落”,其他行业的很多员工也不得不接受大小周、单休制度。

  宋船(化名)在一家知名零售企业工作,公司的制度是每周六加班半天,而且每个月的1日因为库存大盘点都必须加班,这让他错过了“五一”“十一”以及无数个周末家庭聚会活动。“不少同事因为这个制度最终离职,最近我们打算再招一些新人,但很多应聘者听到这个制度后都不来了。”宋船有些无奈,尽管自己也对这项制度不满,但由于在公司时间较长,也在部门做到了中层管理岗位,让他不舍得离开。

  而更让宋船等员工郁闷的是,加班、单休等制度向互联网大公司看齐,加班费、工资却差了一大截。“周六的半天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,公司的解释是周中五天午休可以多休息半小时,用以补足周六的半天加班。”但这样的补偿对员工们没有任何吸引力。“哪怕是周中可以晚上班或者早下班半小时,也比午休多半小时更合理一些,起码可以避开一点通勤高峰。”他叹了口气。

  实行大小周、单休,表面上为企业创造了更大价值,但企业真的受益了么?“企业实行‘996’‘大小周’等高强度工作模式的出发点,本是为了降低用工成本,同时提高业务产出量。”人力资源专家徐丽表示,但越来越多的企业人事部门逐渐意识到,这种工作模式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效益。“相反带来的是工作效率的下降和员工因为疲惫而习惯性‘摸鱼’,很容易造成企业人力资本效能和员工幸福感‘双输’的局面。”


  破局:高质量发展才能终结“加班文化”

  取消大小周,是否意味着互联网企业“加班文化”的退潮和改变?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于泽认为,大小周制度开始取消,一方面体现了员工的劳动权益得到了更好保护,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互联网企业考虑用工成本的因素。由于我国在2019年之后,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释放逐渐放缓,导致互联网企业单位产出的成本在上升,这可能成为其放弃大小周的一个原因。

  在走访调查中,不少互联网员工也表示了对取消大小周落地效果的担忧。“一周的工作量会有变化吗?周末能断网不看工作消息吗?”小宇对记者表示,如今线上办公常态化,不去办公区域就不算加班的话,大小周取消只会让员工无偿加班的概率更高。

  加班是不是应该绝对禁止?在于泽看来,需要破局的是压榨员工的畸形“加班文化”,而不是要一刀切。“最主要的是保护好员工的合法权益,例如足额、按时支付加班费或更多的工资,遵循自愿原则,而不是以威胁辞退等手段要求员工加班。要将员工的加班,变为一种更加公开公正透明的契约形式。”

  中国企业如何改变目前的“加班文化”?于泽认为,除了法律上要进一步健全保障员工权益以外,还需要我国的发展方式真正转向高质量发展,而不是简单延长劳动时间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靳永爱认为,近年来婚育率走低与畸形“加班文化”不无关系。她表示,部分年轻人反对取消大小周,折射出大城市生活成本高昂带来的焦虑。在以法律手段保障员工权益的同时,也需要在住房、子女教育等多方面有配套保障,让员工有对加班说“不”的底气。


微信扫一扫打开

专属客服
{{userInfo.adviser.nickname}}
手机:{{userInfo.adviser.mobile}}
邮箱:{{userInfo.adviser.email}}